INDUSTRY
行業新聞
農村安防體系建設將大量應用人臉識別
發布于3 年前點擊89次

        從檢察院的政府報告中可見,農村安防、校園安防以及醫療安防是未來城市的重點防治市場。隨著農村消費觀念的改善和消費基礎的逐漸提升,爲農村安防市場行提供了可能和發展機遇。專家稱,人臉識別技術將會成爲農村安防建設的主力軍。
        3月13日上午,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第三次全體會議,聽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關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報告,聽取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關于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的報告。曹建明表示,2015年最高檢推進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積極參與偏遠農村、城鄉接合部、城中村等重點地區及學校、醫院等重點場所治安突出問題專項整治。
        從檢察院的政府報告中可見,農村安防、校園安防以及醫療安防是未來城市的重點防治市場。
        隨著農村消費觀念的改善和消費基礎的逐漸提升,爲農村安防市場行提供了可能和發展機遇。城市的消費觀念越來越被農民群衆認可和支持,農村和城鎮一體化不僅在消費結構上,更重要的是表現在消費觀念上。觀念的改變將帶來農村消費結構的巨大改變,隨著農民對安全的重視和認識的提高越來越深入,安防市場在農村可行程度也會大爲增加。
        要將科技創安的觸角延伸到農村,積極探索和加強農村技防體系建設,群衆積極廣泛參與的農村技防工作新格局,構建以技防爲支撐,人防技防物防互補的新型治安防控體系。
        而結合目前農村現狀來說,在我國,農村人口達7個多億,由于國內城市化進程正在加速,加之農村進城務工人員越來越多,人口流動量大,在一些農村“留守老人”、“留守兒童”現象突出的地區,留守家庭的老人和小孩缺乏自我保護的能力,農村安防已經成爲中國安防行業的又一增長點。總結深層原因,主要爲以下四點:
        第一,嚴重刑事案件攀升。偏僻農村區域,由于缺乏有效防範和救援機制,因此村民的人身安全、財産安全受到嚴重威脅。
        第二,農村人口結構性改變。近年來大量農村人口走出農村去打工,導致留守在農村的群體多爲婦女、兒童、老人,群體防範力弱,弱勢群體都需要保護。
        第三,農村警力有限,見警率低,維護治安力不從心。
        第四,圈養牲畜的村民有直接安防需求,以保牲畜財産安全。
        針對農村安防需求特征,筆者特意咨詢了深圳科葩信息技術負責人高漢平先生,並向記者介紹最新的“人臉識別視頻監控抓拍系統”該系統是一套專門針對出入村外治安卡口、村內居民及租戶進行監控的系統,是視頻分析、運動跟蹤、人臉檢測和識別技術在視頻監控領域的全新綜合應用。通過在前端部署安裝科葩全天候人臉識別視頻抓拍儀設卡,對村內業主房屋內租戶及經村外過卡口的人員進行人臉抓拍。前端攝像機將抓拍到的人臉圖片通過計算機網絡傳輸到前端對比服務器及監控中心的數據庫進行數據存儲,並與人臉黑名單庫進行實時比對,當發現可疑人員時,系統自動發出報警信號,采用多種聯動方式通知值班人員或值班民警。系統集高清人臉圖像的抓拍、傳輸、存儲,人臉特征的提取和分析識別、自動報警和聯網布控等諸多功能于一身,並具有強大的查詢、檢索等後台數據處理功能及強大的通信、聯網功能,可廣泛應用于重要關卡的行人監控,可與車輛卡口系統一道構築出具備車輛和行人監控的現代治安卡口智能監控系統。
車輛識別子系統
        在村內卡口位置(如村口大門車輛進出通道)部署專用于車輛車牌抓拍的攝像機,車輛抓拍識別儀在能夠對經過設定區域的車輛進行車輛檢測和車輛信息保存,並把車輛照片、抓拍地點、抓拍時間等信息上傳到管理平台進行存儲,對于進出村內的車輛進行統一存儲管理、對比管理。
人臉識別門禁控制系統
        在村內租住房位置(如村內出租屋大門、社區管理處、村委會等)部署人臉識別門禁控制器,對于出租房租戶統一采集,統一管理,統一存儲,統一與公安系統統一設備及信息聯動,有效將整個租住房一卡通系統納入立體式、全方位的信息管控,構建村內有效的安全防護網,發揮治安防控的整體效能,全面提高社區內公共安全度、設備使用效率、村內租戶及業主的安全感。


公衆號.jpg

意林電鎖版權所有,郵箱:yli@yli.cn
粵ICP備11072083號
登錄
立即登錄 關閉
注冊
立即注冊 關閉